旷门掌门

江湖客舟归何处

        一直想写个铸剑师和剑客的道盖,因为他俩真名都很有武侠风。试一下吧,不过感情线应该会很淡,而且肯定是清水,因为我肾虚……希望大家不要嫌弃_(:зゝ∠)_

        萧启道注意到这个人好几天了,这几天他完成工作后,抬头看,对面的酒楼上总是坐着默默饮酒的他。夕阳西下,余晖铺在萧启道刚刚熄灭的炉上,铺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铺在那人从来不取下的斗笠上。

       还差一天了,明天这把剑就可以铸好了,萧启道看着手中这把尚未完成已锋芒流蕴的七尺宝剑,沉思了起来。不过……他会来吗?这样想着,他不禁又抬头看了一眼对面,却惊讶地发现对面已那个位置上已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走得好早,他去干什么了?萧启道的目光尚未收回,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寒意,仿佛时间在此刻被崩紧拉长,一切变得缓慢凝滞,街上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一瞬间都仿佛虚化成了皮影,而那人正向着他的方向,一步步缓缓地走过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走近了萧启道才发现他长得并不高,戴着斗笠也才到自己的下巴,他衣着简朴得有些寒酸,穿着一双旧布鞋,风尘仆仆。他摘下了斗笠,露出一张疲倦的脸。

       “老道?”
       “盖爷?”
       “别叫我爷,我担不起。你知道,我来……是想求一把你的剑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只为湘帮铸剑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拒绝在盖意料之中,他来到长沙之后,踌躇了好几天也没下定决心来找老道求剑。老道铸的剑绝无凡品,江湖上多少人出重金也未必能打动他,他只为西部拉客和湘帮中有情意在的兄弟铸剑,而他,身无长物,与他又素不相识,只是一个落魄的浪子漂泊至此,老道没有道理会为他铸剑。但即使他早已知道答案,还是忍不住失望的神情,毕竟老道观察了他好几天,让他产生了一丝不该有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 “但是你可以例外。我欣赏你的剑术,你适合我铸的剑。”
        对面的人惊喜地抬起了刚才懊丧垂下的头,一双下垂眼鼓得大大的,满眼的不可置信和欣喜若狂。真奇怪,一个气场如此强大的剑客怎么还会一点不懂掩饰自己的情绪,什么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,一点没有城府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“他好像只小兔子”
       萧启道莫名其妙冒出来这么个想法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,他定睛看了看对面这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,怀疑自己今天打铁的时候把眼睛晃花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明天正午,来拿你的剑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,道别,你是我的贵人!”盖的双眼真诚地看着他,黑曜石一样流光四溢,隐隐有泪光闪烁。
       萧启道发现自己之前对这个人的很多想象都被打破了,他本以为这个近年江湖上声名鹊起的狠角儿,这个狂傲不羁、口无遮拦以致于树敌无数的浪子应该是冷硬坚强,不好相与的。
       他也见过他出手,利落狠厉,不留后路,亡命徒。那时起他就记住了这个人这个名字,江湖上他的传言他也都听过,毁誉参半,善恶难辨。万万没想到,这样一个人不仅害羞、喜怒外露,还这么容易被感动,而且……竟然还很爱攀近乎。怎么才几句话工夫他就喊上“道别”了?不过……并不令人讨厌,他喊得很自然,很亲昵,仿佛他们早就认识,这个人,还真是有趣呐。
       萧启道笑了笑。伸出手来搭住了他的肩,“走,带你认识认识我们湘帮的好汉们!”
       “好的,道别,你别叫我盖爷,叫盖或者盖别就行。”他们就这样搭着肩走出了铁匠铺,两个相识才片刻的人,看上去像多年老友一般,而他们俩都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   这时的萧启道怎么也想不到认识这个人,会给他的未来带来什么……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4)